共有 2657

去年的夏天,藉着週休,我们这群毕业八年的「老同学」,在台中办了一场同学会,当我进到会场时,发现很多同学都变了,少了学生的稚气,多了一份社会人的成熟。

此时,我看到了玉清,咦!玉清不是男生吗?怎幺好像变成女人了,但是看她头髮变长了,也略施了些脂粉,穿着套装窄裙,身材虽然依旧娇小,但是胸部好像有去隆了乳,不过说实在的,玉清真的变得太漂亮了,班上的女同学没有一个比得上她。

我们边吃饭边聊,同学来自各行各业,玉清坐我旁边,令人惊讶的是,玉清竟然以女人的身分通过甄试,当起小学老师了,这也难怪,以前玉清的成绩总是前三名,和我们这种后三名是不能比的。

虽然玉清穿了女装,但是依旧和大家像以前一样,只不过那天玉清穿的套装,大翻领真的开的蛮低的,我不时可以从玉清的领口,透过那件水蓝色的无肩带胸罩,直视玉清隆乳后的乳沟,这让我有些罪恶感,以及一种莫名的兴奋。

解散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,心想,虽然时间还早,不过还是就这样开车回台北吧!

正打开车门,玉清朝我走来,笑着说:「还这幺早,就急着回家呀!」

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啤酒的原因,玉清的双颊带着一抹红晕,看起来非常娇豔,这让我多注视两眼。「没有啊,哪有啥急事啊,就回家啰,干嘛,要跟我回家哦!」一如以往学生时代的习惯,我调侃着玉清。

「可以啊,反正没事,去台北逛逛也好,我锁车,等我喔!」我还来不及回过神呢,玉清已经将她白色的喜美六代锁好,快步走过来,并跳上前座。

「走啊,发什幺呆!」玉清笑着看我,好像这是一件自然不过的事情,反而是我,好像是处在云雾之中,完全不了解状况。这种情形一直维持到高速公路,下了木栅交流道,以及玉清所提议要去逛的东区,不知不觉,夜已经深了。

「逛的我的脚好酸喔,我们回家吧!」说完还勾着我的手,这种情形,让我想到一对热恋的情侣。

「先生,女朋友很漂亮喔!要不要参考看看?」路旁卖衣服的小贩,看着我们,眼睛里堆满了笑。

「ㄟ,说真的,妳晚上住谁那里ㄚ?」我边开车边问。

「不就是你家吗?我看也不用找了!」明明知道玉清会有这种答案,我还是觉得玉清一定会临时变卦,从学生时代玉清的个性就这样变化无常。

不过当玉清拎着小包包,随我上了四楼,我发现玉清是下定决心不走了。

「我告诉妳喔,待会儿我爸妈问起来,妳可别乱讲ㄚ,我不想妳走后他们问东问西的。」我边开门边说,落地窗上飘着一张纸条,斗大的字写着:南部叔叔明天入新厝,我们去帮忙,明天早上记得要下来。

「看来我的招呼可以省了!」看着玉清一脸的顽皮相,怀疑玉清究竟是不是老师呀!招呼玉清进了门,就让玉清睡我妹的房间,由于明天还要长途开车,我洗完澡就想早点睡。

「不招呼妳了,妳就自立救济吧!冰箱自拿、电视自看、音响自听,我要先睡啦!」躺在床上,却怎幺也睡不着,几百个问题在脑子里,化成一个大问号,玉清为何非要跟我回来不可?

问题被一阵开门声打断,玉清穿着一件超大号的T恤走进我房间,「陪我聊聊天好不好,我睡不着!」说着就坐在我旁边,这举动让我措手不及,因为我都只穿内裤睡觉的,只好赶忙拉着凉被。

我们东拉西扯老伴天,突然玉清不发一语,过了一会儿,玉清突然说「真是呆头哦!」,我还搞不清楚怎幺回事,只见玉清慢慢钻进我的被子,说:「知道吗,学生时代我就好喜欢你了,一直到现在,我想我穿上女装,变成女人你应该会有兴趣,可是你还是都不理我,我真的那幺让你看不上眼喔?」

其实老天爷作证,玉清穿上女装后,虽然不是艳如天仙,却绝对称的上是美女中的美女,比女人还女人,像我们这种人,我想玉清应该是看不上的。

「其实,我看到你穿女装的样子,就深深为你着迷,不过妳好像应该不太好追…」话还没说完玉清就滚到我怀里,淡淡的香水味,一时充满我的鼻间。

我将玉清从后面轻轻的拥着,小心翼翼的,我看着玉清脖子旁边的肌肤,非常光滑,好像吹弹的破,不禁在上面轻轻啄了一下。

一方面玉清曾经是男同学,而且我们曾在同一班一起上了几年课,再一方面,玉清可不是一般的变装美女,玉清是小学老师啊,这更让我战战兢兢的,好像怕做错事的小孩。

没想到玉清将头侧向一边,让我更容易地品尝她的肌肤,玉清举起手环住我的头,似乎是在享受着。

此时的我大胆将身体贴着她,双手从后面在玉清的身上游移,从腰部开始,慢慢抚过肋骨,此时停在玉清的胸部下方,正考虑要不要继续往上,没想到玉清动了动身体,我的左手便覆上了玉清的胸脯。

惊讶的是,玉清的个子虽小,却隆了个可观的胸部,更惊讶的是,玉清竟然未穿胸罩,当我确认这一点,就觉得隔着衣服实在可惜,索性将手从玉清T恤的下摆伸进去,将玉清的胸脯握了个满手。我轻轻的捏着,揉着,玉清的乳房一点都不像后天的,摸起来非常的柔软而有弹性,那种在手掌间的柔软触感,叫人爱不释手,接着我找到玉清的乳头,逗弄着它,并且用手指在玉清的乳晕画着圈圈。

此时的我,早已是血脉贲张,于是便将早已坚硬的肉棒贴向玉清的大腿根部,让玉清直接感受我涨满的慾望。

此时的我已经没有想这许多了,经验告诉我,玉清这个特别的女人,而且是个会让男人销魂的变装美女。

我右手揉捏着玉清丰满的乳房,拇指和中指玩弄着玉清的乳头,左手则往下伸进玉清的内裤,着手处是一面茂密的草原,这令我手指差点迷失在浓密的芳草之中。

「好浓密喔,有护髮哦!」我一边搓着玉清软软小小的阴茎,一边用言语在玉清耳边点火,没多久,我的手指便将玉清的包皮蜕下,当我的手指圈起轻轻的套弄玉清的龟头时,玉清轻轻「嗯…」的哼了一声,不等我开口,就将大腿往两旁分开一些,让我的手指更能灵活腾挪的上下动着。

此时我已决定好好享受一次性爱,同时也尽量让玉清有最一个好的经验,这可急不得,于是我先用中间三只指头揉着玉清柔软的阴茎,起先是轻柔的画着圈,后来则加重了力道,感觉玉清的阴茎由软软垂下变成硬梆梆的,最后连龟头都红润的流出一丝精液。

此时我的手和嘴当然有没閑着,右手集中火力攻击乳头和乳晕,舌头则游走在玉清的粉颈以及精巧的耳垂,多重攻击之下,玉清的腿张更开了,屁眼也欢天喜地的露出来对着我。

「哦…嗯……那儿学…学来的呀…嗯…嗯……弄得我好…好想要哦…哦……嗯…」此时我将中指弯了弯,揉撚着玉清早已变硬的龟头,这让玉清流出更多的精液,屁股也往后翘,纤细的腰,不时的扭动着。

很明显的,玉清的慾火已经高涨了,不过我还是继续使出最后的一击,将中指的第一第二个指节滑入屁眼中,在肛门里逗弄着,勾弄出玉清更猛烈的慾火。

「嗯…老师,这样好吗?想要什幺呀?」我大胆的在玉清耳边挑弄着,同时加重双手的攻击。

玉清娇喘连连:「你…这个……这个坏…坏学生,我…我要罚…罚你抄课文…哦…嗯……」

「老师要罚抄课文哦,那我得巴结巴结啰!」说罢很快地脱下玉清的内裤,而玉清则将屁股往后翘,迫不及待的扭动着。

我将早已暴涨坚硬的肉棒对準玉清的屁眼,将龟头塞进去一些,然后随着玉清扭动,两手则紧覆着玉清丰满的乳房,揉捏着。

「好…好了啦,我好想…要喔,不…不要这样…子嘛……」我看时机已经成熟,就挺腰用力一顶,霎时整根没入玉清的屁眼中。

此时我定住不动,充分让玉清感受我将她屁眼充满的感受--我也同样感受玉清的。

真不愧是变装女老师,又滑,又热,又紧,显然玉清很久没被人干过屁眼了,再一次,我感到无比的幸运。

缓缓的,我开始一前一后的抽动着,玉清也随着我的动作轻轻的扭摆着腰肢,慾火越稍越旺,终于不可收拾,我将玉清翻趴着,随着玉清的姿势在她的身后开始作后体位进攻,玉清还不会将上身放低,只是更挺腰迎向我,我则扶着玉清24吋的纤腰,猛烈的抽插着,这个姿势可以让我清楚的看到肉棒在玉清的屁眼内进进出出,而玉清硬挺的鸡巴亦随之上下晃动,带给我感官相当大的刺激。

「你…坏学生,欺…欺负老…老师,该…该罚…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」

我听完笑了笑,说:「要处罚哦,罚站好了!」于是先将肉棒抽了出来,将玉清翻转过身子抱起来,玉清的脚自然地环住了我的腰,于是我便双手托着玉清的臀部,将肉棒对準玉清的屁眼,往前一送,就着幺站着做了起来。

玉清似乎从中获得莫大的快感,而我,也因为玉清娇小,不用费多少力气,所以当然也是受用无穷,如此玩了约十五分钟,我感觉玉清的龟头一阵阵抽搐着,并且涌出大量的精液,全身变的火烫,并且紧抱着我,忘情地喊着「哦…哦…ㄚ…ㄚ…嗯……哦……」

我知道玉清射出了精液,于是将玉清放在床沿,我则站在地板上,扶起玉清的臀部,先是最深处的攻击,然后扭着腰,将龟头前端顶着玉清的直肠,有力地磨着,一会儿,我感觉玉清的肛门有股吸力,彷彿要将我的肉棒吸住,玉清的前列腺却又涌出滚烫的前列腺液,好像要将我淹没。

「哦…给我……快给我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」此时玉清已经是一个完全被慾望淹没的女人,正等待呼应着她的极度快感,而我,也不想在折磨玉清了,就让玉清享受一下吧!

感觉腰眼一麻,我就顺势顶住,正好让玉清的直肠将我的鸡巴吸住,然后将大量滚烫的精液,灌入玉清的直肠深处。

玉清闭着眼,似乎忘情地享受这极度的快感,我趴在玉清的身上,用舌头先轻轻拂着玉清的龟头,再吻着玉清的睪丸,玉清的屁眼。

「还及格吧?」我轻轻笑着说。

「如果这样还不好,我不知道满分怎幺打了!」玉清媚眼如丝,双颊红润,真是娇豔不可方物。

突然间,我想到一件好像蛮重要的事情,脸上僵硬了一下。

「呵呵呵,没关係啦,我为了调节荷尔蒙,爱美,所以从变装开始,我就没有跟任何男人搞过,一直到现在,安啦!我没病啦!」说真的,玉清的一句话让我觉得很惭愧,面对大方的玉清,我似乎失去男人的度量,真被玉清比下去啦!

「玉清,明天我和你到台中去玩,你要上班时,我再开车回来,好不好?」

想到明天可以和玉清出去玩,我就兴奋了起来,而且,现在又有美丽的变装女老师在怀,我看今晚的睡眠时间,可能很少啰!